带薪坐牢:“豪华版”《警察与赞美诗

0 Comments

如果说一个女生的教师被判处8年的线年的时间长短上有些争议,但毕竟是受到了法律的惩处。可是,如果说,这位教师在入狱后还一直照领工资,就让人瞠目结舌了。

据《湖南日报》报道,体育教师彭波9岁女生,被判入狱8年。判处有期徒刑8年的犯彭波,竟在狱中一直照领上班时的工资每月500多元,并长达近一年半之久。

法律对犯罪分子的最大威力就在于它限制了犯罪分子的人身自由,剥夺了犯罪分子的一些权利。所以几乎所有的罪犯在被法律惩处之后,都会为自己所做感到后悔。但是,如果在狱中“清闲”地休息,还能拿工资,“带薪坐牢”这种“不劳而获”的生活,也许会让更多人向往和跃跃欲试。

这让笔者想到了欧.亨利的《警察与赞美诗》。在《警察与赞美诗》中,索比为了不饥饿,为了有饭吃,便想着犯罪进监狱。而今天这个新闻,可谓新版的《警察与赞美诗》,而且,今天的这位教师进了监狱不但有饭吃,还有钱赚,比那个索比可舒适,“豪华”多了。二者还有很多不同,小说中反映的是剥削社会中,小人物的苦楚与无奈。他本来是个善良的人,他不想这样,是实在没有办法才想到的办法,而最终也没如愿(最后的意外并不是他想达到的)。那是一个小人物的悲剧,也是一种含泪的幽默。可是今天的新闻,却只让人气愤,这不是喜剧,也不是悲剧,而是闹剧。在文明社会里,一个道德败坏,行为罪恶的教师,不但进了监狱,而且还拿着工资。索比若能看到这个新闻不气死才怪,这则新闻应该算作一部“豪华版”《警察与赞美诗》。

让人欣慰的是,2004年5月,“带薪坐牢”震怒湘西自治州州委书记童名谦,要求永顺县严查。6月底,永顺县教育按照有关程序,对彭波作出开除公职处理。至此,一场“带薪坐牢”闹剧终于谢幕了。

但是停发了工资,追缴了非法所得,开除了工职,闹剧就真的彻底结束了吗?主演在舞台上下来就算完了吗?那些导演和参与人员呢?舞台上的卫生彻底打扫了吗?笔者想追问一句,这难道只是该教师一个人就能完成的“策划”吗?相关部门的作用到哪里去了?这只是疏忽吗?是疏忽还是故意?这只是失职吗?是失职还是违规?这只是漏洞吗?是漏洞还是“打洞”?

我们从报道中可以看到,今年5月12日,受害人小红的爷爷愤而于以《永顺县杉木河林场退休工人反映问题》为题,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政府网站《领导信箱》中向州领导反映。也就是说,如果不是通过网站信箱,可能州领导永远不会知道这件事。

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,或者说已经调查清楚但没有一个清楚的结论。笔者不敢妄说是哪个部门的责任,但是永顺县委、政府只是“要求教育、人事、公安、检察、法院等各相关部门加强协调配合,搞好衔接,杜绝类似情况发生。”的处理,无论如何都过于简单和仓促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