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马帝国:继业者

0 Comments

公元前44年3月,大独裁者恺撒被元老院刺杀,反对派“布鲁图斯”和“卡西乌斯”逃到东方,在叙利亚和希腊地区大肆招募士兵,叛军规模达到了9万人之众,随时准备进军罗马城。恺撒的三位继业者(安东尼、雷必达、屋大维)组建了军事同盟,史称“后三头同盟”,共同对抗罗马叛军……

听闻大独裁恺撒被刺杀后,第一继承人屋大维(恺撒养子)立即启程返回意大利,18岁的屋大维将在罗马政坛大展身手,立刻与恺撒旧部取得联系。公元前43年11月,三位继业者(安东尼、雷必达、屋大维)建立了后三头同盟,三人率军进入罗马城大肆屠杀政敌和凶手,并趁机聚敛财富,独揽罗马大权。

与此同时,刺杀凯撒的反对派领袖“布鲁图斯”和“卡西乌斯”在叙利亚和希腊地区大肆招募士兵,叛军规模达到9万以上,随时准备向罗马城进军,内战不可避免的开始了。叛军领袖“布鲁图斯”,其麾下招募了17个罗马军团以及1.7万骑兵,他是一个坚定的共和主义者,深知偶然一个杰出领袖和长期稳定的政治体制相比,还是后者有更多的长远利益。他发表演讲道:“士兵们坚守阵地,等敌人衰弱而精疲力竭时再交锋。”

屋大维担心叛军进一步壮大,会将埃及领土吞并,到了那个时候,三头同盟的胜算将会变得微乎其微,于是三巨头军事会议决定立即行动。挥师19个罗马军团以及3.3万骑兵向希腊地区进军,亦是凯撒派三头同盟和自称解放者共和派的最后一场决战。

屋大维和安东尼率领罗马军团登陆希腊沿海沙滩,发现叛军坚守不战,企图消耗尽罗马军队的后勤。长途跋涉远征的19个罗马军团每日食物都是巨大的负担,屋大维对于饥饿的恐慌与日俱增,三巨头决定召集所有军队发动一次总战。

于是三巨头派遣了8个军团作为先锋,前往巴尔干半岛,控制了位于马其顿沿海的腓立比城以东的一个关口,这样罗马军团就能控制色雷斯的粮食,迫使叛军出城决战。果不其然,叛军发现罗马军团占据关口后,立即倾巢而出企图夺回粮食生产地,罗马士兵列阵盾牌防线,弓兵从高地俯射箭矢,数千支箭矢如雨而下,穿透叛军士兵的血肉,射杀数千士兵。强攻上关口的叛军士兵被长矛和短剑捅穿击退下来,无奈情况下,叛军只能放弃攻打关口,绕道穿越树林前往色雷斯。

叛军领袖“布鲁图斯”绕过隘口后,发现腓立比城这个地方十分适合作战,控制着黑海到希腊本土的海运线路,在这里驻军可以保障后勤不会被切断。北边是大片森林,东边是大片群山,所以,只要在这里固守三座堡垒,足以抵挡数十万大军的攻打。

于是,叛军领袖“布鲁图斯”在腓立比城向西4公里外,修建南大营和北大营,中间建造一座堡垒联系两座大营,叛军防线坚不可摧,叛军领袖“布鲁图斯”战略眼光独特造诣,正在为自己的部署悠然自得。此时,三巨头集结19个罗马军团开赴战场,准备速战速决,毕竟远道而来的罗马军团,每天消耗的后勤补给都是巨大无比。

公元前44年10月,10万罗马军团和8万罗马叛军对阵,两军在腓力比城以西的旷地草原互相安营,“屋大维”率军对付北大营,“安东尼”则率军对付南大营,安东尼每天都派出士兵去阵前挑衅,而叛军领袖“布鲁图斯”坚守大营,叛军拒不出战,双方互相对峙数日。

安东尼注意到南大营旁边有一片沼泽地,修筑可供行走的堤道,士兵就能穿越沼泽地,于是安东尼经过10天时间,修建了一条让突击队绕道南大营后方的堤道,发动切断敌人补给线的作战计划。在南大营派出叛军围剿罗马突击队时,安东尼下令全线出兵,正面战场上的罗马士兵发动冲锋,攻打叛军南大营。叛军弓兵站在木墙上射出数百支箭矢,短暂遮住天空的箭矢飞驰而来,如同一阵狂风袭来,士兵们顶着大盾前进,部分箭矢穿透士兵的血肉,部分箭矢深深陷入大盾中,数百士兵被箭矢所杀伤。冲上南大营阵前的罗马士兵展开血腥厮杀,叛军士兵用剑刃划破一名罗马士兵胸口,血溅当场,两军拥挤在南大营门口,叛军用长矛狠狠捅刺大门前的罗马士兵,四处都是冷兵器碰撞声,罗马士兵不甘示弱,挥舞着剑刃斩断一名叛军的手臂,受伤者血流不止,躺在血泊中哀嚎。

此时,北大营的叛军密切关注着战争局势,“布鲁图斯”(北大营叛军首领)立即倾巢而出支援战场,出兵攻打屋大维的罗马军团,这场意料之外的突袭取得了重大成果,屋大维的士兵不能抵挡攻势,罗马军团节节溃败。北大营叛军发动全面冲锋,冒着箭矢射击前进,罗马弓兵射出数百支箭矢如同一阵飓风袭击,深深陷入叛军的铁甲中,中箭伤口血流不止,但却不是致命伤。两军短兵相接,叛军砍翻一排又一排的罗马士兵(屋大维部队),“布鲁图斯”(北大营叛军首领)一口作气击溃了罗马军团(屋大维部队),由于没有抓到统帅,叛军将睡床砍成碎片,发泄着怒火。

另一方面,老将军“安东尼”作战经验丰富,指挥着罗马军团步步前进,用剑刃斩杀敌人,短剑刺穿一名叛军的腹部,被杀者倒在血泊中,南大营的叛军节节溃败,老将军“安东尼”从容指挥罗马军团继续推进,轻而易举攻陷了南大营。“卡西乌斯(南大营叛军首领)”站在高处,看见远方军营所发出的烟雾,以为北大营叛军也战败了,“卡西乌斯”决定自杀身亡,下令自己的奴隶用匕首结果了他。

第一轮交锋下来,老将军“安东尼”击败了南大营叛军,而“布鲁图斯”(北大营叛军首领)击败了屋大维军团,双方各有胜负,紧接着第二阶段的腓力比之战开始了。

“布鲁图斯”(北大营叛军首领)为了避免侧翼被包围,延迟战线的南部,只要靠近海洋,叛军就能获得源源不断的食物和箭矢,“布鲁图斯”当时布置的防线是非常巧妙的。三巨头同盟这面,被击溃的屋大维重新整装待发,率领罗马军团再次出现在战场上,使得老将军“安东尼”获得一丝欣慰,死灰复燃的屋大维军团,使得安东尼兵力逐渐占据了优势。

冬季即将降临,寒冷会彻底摧毁三巨头同盟的后勤补给,到那个时候,罗马军团必败无疑,更糟糕的是前来支援的托勒密舰队(埃及皇后)遭遇风暴袭击,托勒密舰队几乎团灭,埃及皇后只能被迫返航。战场上只剩下2人足以改变这场战争的命运,安东尼和屋大维决定发动最一战。

老将军“安东尼”调走一支军团前往亚该亚地区,征集粮食来维持军队后勤,战场上少了一支罗马军团,“布鲁图斯”(北大营叛军首领)认为这是一次战机,决定倾巢而出决战,老将军“安东尼”的诱敌战术起到了效果。

公元前42年10月23日下午,叛军发起了最后的进攻,双方在平原上发动冲锋,弓兵从大后方射出数百支箭矢,两边的箭矢如同两阵飓风在空中撞击,数千士兵被箭矢杀伤。紧接着两军白刃战,四处都是短剑和盾牌碰撞,杀声震天动地,罗马士兵挥舞着短剑将一名叛军大腿砍断。剑刃划过处,鲜血飞溅沾满利刃,草原上血流成河,士兵铁甲都被鲜血染红了,叛军则用长矛刺透一名罗马士兵的胸膛,穿透铁甲将其斩杀。士兵举剑相互劈砍,攻击对方的暴露处,夕阳照耀着残酷的战场,数万士兵尸横遍野。

叛军在右翼取得了不错的战果,剑刃斩杀一排一排的罗马士兵。老将军“安东尼”将右翼军团向外侧调动,不知不觉中让右翼和中央形成一个战线缺口,老将军“安东尼”立刻投入精锐的意大利骑兵攻击这个缺口,形成了侧翼夹击,意大利骑兵挥舞着利剑冲锋陷阵,短剑砍杀叛军士兵,剑刃划破血肉,被斩者血溅当场。屋大维率领的罗马军团也从侧翼杀出,死死围困住的右翼的叛军,突围失败的叛军彻底丧失了斗志,纷纷一溃千里。

罗马军团屠杀了数万叛军,战场上哀嚎声响彻草原,“布鲁图斯”(北大营叛军首领)的军队全线溃败,三巨头同盟的胜利已成现实,叛军士兵企图逃回北大营,却发现屋大维早已占领了这座坚不可摧的要塞,叛军瞬间分崩离析。叛军首领“布鲁图斯”自杀身亡,代表着三巨头同盟彻底消灭了共和派。

战争结果:腓力比之战是恺撒继业者的一场决定性战役,彻底消灭了罗马共和派。从政治意义上,使得罗马政体进一步走向帝国,加强了中央集权,这场战役代表着共和时代的结束,伴随着孤歌落下帷幕,屋大维的罗马帝国即将登上历史舞台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